首頁    |    學校概況    |    教研動態    |    名師薈萃    |    學生園地    |    德育專欄    |    視頻直播間          
現在位置:-每個班上都有一個被孤立的人  

每個班上都有一個被孤立的人
來源:本站原創   時間:2018-11-13

編前
         每個班上都有一個被孤立的人。
         或者因為太驕傲,或者因為太自卑,或者因為太臭美,或者因為太邋遢,甚至,沒有任何原因,突然有一天,這個人的性狀就發生了變化—從班級的一員變成了集體的公敵。
身在其中,似乎很容易就成了孤立他們的人。事后想想,自己都覺得莫名其妙。可是當時,卻不得不如此。想想,記憶中的每個班級,是不是都有一個孤單的背影?
         畢業合影,她沒有出現
■米芫
         前些天收拾抽屜,翻出了我的初中畢業照。 
十幾年過去了,一張張稚嫩的面孔恍若隔世,即便是當年那些朝夕相處的名字,現在回憶起來,也覺得生疏了許多。可是我卻很清楚,照片里少了一個人——妍。
         妍是個不起眼兒的女孩,有些黑,微胖,長相平平,走起路來屁股一扭一扭的。起初,她在班里的眾多女生當中,一起說笑打鬧,一起寫作業做值日,并沒有什么特別之處。
         那個年齡的女孩大都愛美,每天穿著校服,能拿來做文章的“陣地”就只有頭發了。妍喜歡在馬尾辮上扎頭花,哪怕是上課的時候,也不忘掏出小鏡子來自我欣賞一番—后來我們才知道,那是因為她偷偷喜歡上了坐在她后面的男生。
         有一天自習課,妍擺弄著頭發,轉過身來悄悄問那個男孩:“好看嗎?”
         男孩根本沒有意識到這本該是個秘密的,下課后便當做談資跟小伙伴們議論起來,神情里帶著鄙夷、嘲笑、不屑。很快,這件事就像病毒一樣在班里蔓延開了。男生們哄笑,因為這個“丑女孩”太做作,太自不量力,太自我感覺良好;女生們則暗地里議論紛紛,覺得她說出這么不體面不檢點的話來簡直“太惡心了”。
          從此之后,妍就成了我們班里的一個笑話。
          同學們爭相收集關于她的一切負面消息,并且當成公共話題踴躍分享——她上課挖鼻孔,她考試的時候偷偷翻書,她又拿著小 鏡子臭美,還有,她竟然用紅墨水涂指甲……天哪,她怎么這么恐怖?!
         誰都不愿意跟妍攪在一起。排座位時,不幸跟她鄰桌的人總會得到大家的同情,坐在她后面“抬眼就能看見”的,更是恨不得摳出自己的眼珠子來洗洗干凈。有家長因為座位的事來找老師,要求把自家孩子換到一個遠離妍的地方。剛開始,老師還替妍說話,揪出幾個鬧得歡的人批評教育一番,說要注意團結同學。可時間長了,再仁慈的老師也不會格外恩寵一個與全班為敵的“異類”。
         后來,妍甚至被當成了一個“有毒的放射性元素”—她一走過來,周圍的人迅速閃開,躲到兩米之外;她看誰一眼,那人恨不得當場嘔吐;她用過的東西,沒人再愿意去碰;誰拿到她的作業本,就馬上沖出教室去洗手;進而,那些跟她名字讀音相同的字,比如鹽、言、巖、顏,大家也都避之唯恐不及……
         做這一切的時候,沒有人知道妍在想什么,當然,也沒有人愿意知道。每天,她都是一個人獨來獨往,很少說話。她的學習成績越來越差,從不參加集體活動,整日無精打采的,眼睛里沒有一絲這個年齡的人應有的光芒。
事情鬧得最大的那次,是妍的“割腕事件”。那陣子她的座位在教室的角落里,挨著窗戶,不知為什么,窗臺上有幾片碎玻璃,妍就拿了起來,在手上劃來劃去——果然,出血了!她被老師送到醫務室包扎,班里一下子炸了窩,目擊者紛紛描述當時的情形,試圖拼湊起整個事件的全貌。最后大家得出結論:她可能是想自殺!
          此后,班里的氣氛有所收斂,但妍始終被我們孤立。初中三年,她在班里沒有一個朋友,沒有任何一個人愿意去接近她、了解她,甚至連外班的老師和同學都知道,妍是個不受歡迎的人。
         后來,聽說妍列了個“黑名單”,把她最恨的人統統寫在了上面。“她說她以后要一一報復回來的。”大家議論紛紛。隨后就是猜測,看誰是那個最有可能被記在名單上的人。不過,這份名單到底是不是真的存在,究竟列了哪些人名,無從考證。
照畢業照的時候,妍沒有來,這讓我們大家都松了一口氣。照片里的每個人都在微笑,笑得天真無邪,可是,誰又能知道照片之外的妍,此時是一種什么表情呢?
四面楚歌,也笑著走過
■邵果
         成為“公敵”,是一夜間的事兒。如同睡了一大覺,睡前還是笑靨如花,醒來已是滿面淚痕。以今天的話來說,我早在中學的時候,就被認為是“小三”。大概大家都對“小三”有一種狐貍精似的推理,所以,我的處境,你大概可以想象。
         是誤會,也不全是。總的來說,我和我的摯友,都栽在了一個很平庸的男生身上。
         平庸男高二下學期的時候開始追求我的摯友。我只是他溜須拍馬的對象,他竭盡所能地護送我出門回家,幫我擺平一些麻煩,摸清我所有的好惡,欣然奉上,盡管我嗤之以鼻。他幾近小丑般的討好,無非是希望我在摯友面前美言幾句。高傲如我,對這類男生是俯視以及斜視的,但是鑒于他是我的鄰居,不便搞得太難堪,所以,我即使不理睬也是不驅趕的。
          或許源于這種“同上學同下課”的假相,突然有一天,就刮起了我們談戀愛的旋風。這種旋風如同颶風,不僅毫無防備,而且勢不可擋。我知道,我百口莫辯,索性不辯。我和他?大概有點常識的人都會作出最基本的判斷吧。
          又是我這種不澄清的態度,讓更多的人覺得是默認。
          風言風語起來的時候,我覺得我有“四人幫”——我們班關系最好的四個女生,其中包括我的摯友。我一直以為,她們了解內情,肯定不會有別的想法,還會幫我澄清流言。可是,也是不經意的某天,我驚詫地發現,上午第二節課長長的課間,她們落下我自由活動了。第一天,我以為是偶然;第二天,她們看我的眼光帶著揣測;第三天開始,我就默默地自己坐在座位上了。
四面楚歌。
         后來的一年,我都是如此境地。本來挺活躍的自己,變得越來越沉默,連最喜歡我的班主任都找我談話,提醒我注意群眾關系,不合群將來要吃虧的。
         我知道班主任是為我好,但是,我能告訴她實情嗎?說我是被動孤立,不是主動離群?那么,結果很可能是,她在全班同學面前說不要孤立同學,而事實上,我被更嚴重地孤立,罪名再加一等——打小報告。
          我不齒做這種人,硬著頭皮自己承擔,那時的我堅信,流言止于智者,清者自清。
          可是,整個高中,我都如同跳進了黃河,怎么也洗不清自己。
          我帶著灰色的心情上課下課,最怕的是第二節課課間,20分鐘,從前是四人小組一起爭奇斗艷,秀新衣服;一起出去買零食,輪流付賬;一起樹下談心,看看誰又收到了情書;一起交換筆記,暢談誰瞄準了哪所大學。
如今,她們故意在我面前親密無間,從我的座位前走過,在我目光所及的窗口提高聲音,勾肩搭背。她們以為,這樣會深深地刺痛我。她們的確做到了。
         媽媽有一天突然說,懂事了,知道操心學習了;班主任驚訝地發現,隨著一輪輪模考,我越來越往前沖,從前她眼里聰明但不努力的學生,突然厚積薄發了。
        她們看到的是結果,沒有看到原因。
我帶著忍辱負重的決心,打算扳回自己,無論以怎樣的方式。我數著日子,和教室后面黑板上的倒計時一起。大家都在緊張高考一天天臨近,沒有人注意到我淡然背后的期待。
        我仿佛定在那里,別人都在動。
        摯友和那男生戀愛了,轟轟烈烈,我明白即使是塊雞肋,如果有人心儀或者被認為有人心儀,也是香的。他們大張旗鼓地走到了一起,在我面前帶著耀武揚威的笑容。不過,這沒有刺痛我,反而讓我有一種置身事外的清醒。
大家都以為“小三”落敗了,帶著幸災樂禍的表情。至此,每一個幸災樂禍的表情,都不會對我造成傷害了。是的,我突然變得從未有過的從容。
        高考過后,我以高位占了學校的紅榜,摯友卻不在榜單。而入校時,她是中考全校第二的苗子,我僅僅剛過這所重點高中的錄取分數線。
        說這話不是炫耀自己的英明,而是作為陪襯為摯友扼腕。不過一介平庸男,卻讓我們反目。而且,以摯友的前景陪葬。
畢業十年聚會上,我被人簇擁著問東問西。摯友遲來,坐在我的旁邊,我低低地問了句:“還好嗎?”自己的眼圈已經先紅了。
        摯友手里挎著的,是另一個男人的胳膊。
 
從眾行為形成集體排斥 相信自己主動澄清誤會
  當看到這個題目時,我的思緒又回到了多年前上高中時。那時班上也有一個像文章中妍一樣的女孩。喜歡打扮的她在班上格外突出,談論她的一舉一動已成為大家平淡生活中的調劑。那時,沒有人真正關心她的想法和感受。但是,同學們惡作劇的舉動對被孤立的學生來說往往是極大的傷害。一項學校調查顯示,40%的學生最害怕的事就是被同學孤立。
  孤立是欺凌的一種形式,會帶來持久的心理傷害。
  華盛頓的資深教育工作者羅莎琳德•懷斯曼曾說:“社會隔絕是你能對一個人所做的最具殺傷性的事情之一,無論你的年齡有多大。”很多教育專家把同輩孤立視為欺凌的一種,并認為,群體排斥比公然的一對一行為,如把同學猛推到墻壁上或說同學的壞話,更隱蔽、更不好處理。無論是沒被邀請到同學家,還是課間休息時無人跟他玩,被孤立的人都會受到很大的傷害。一項對美國中西部380名5~11歲孩子的研究顯示,長期被同學抵制、排斥的孩子,更有可能對學校的各種活動采取消極態度,且考試成績也比其他更受歡迎的同齡人低。
  孤立會造成一種惡性循環,被孤立的學生為了避免遭受更多的傷害而逃避參與學校活動。他們的退縮或不合群的行為對于其他同學來說又是一個信號,意味著他不是這個群體的一員,會使孤立進一步強化。而學生由于情緒受到影響,也會使其學習成績受到牽連,甚至帶來長期的心理創傷。意識到這種傷害是必要的,被孤立的學生常常為保留自尊而不去表達,如果身邊的家長、老師和同學因此而不去關注,就可能使情況惡化。
  孤立產生誰之過?
  被孤立的原因是多方面的。有被孤立學生本人的因素,也有周圍環境的因素,當然也和其家庭教育相關。心理學中有一個說法是一個人的行為決定了別人對待他的方式。總體來說,被孤立的學生可以分成三個類別。一種是社會交往技能較差,內心自卑;一種是自我中心或有攻擊行為的學生;還有一種是有特殊個性或行為表現的學生。被孤立的學生與其抱怨和悲傷,不如盡快找到有效的方法讓自己走出來。
  通常,孤立的產生是一個過程。一開始意識到自己被孤立時,應首先努力尋找自身引起他人孤立的因素,積極主動地澄清誤解或與他人開誠布公地交流。其實產生孤立的很大原因來源于不了解帶來的猜測。沒有澄清的猜測不斷累積,逐漸擴大,直到成為一個大家都不再避諱的集體行為。無論具體原因是什么,首先從自身找原因的一大好處是,既然是自己造成的,那么自己也一定能改變。
  有時,被孤立并不一定說明自己不好。有些學生正是因為自己特立獨行的個性和過人的智力或能力而受別人孤立。這樣的學生如果能肯定自我,不受周圍環境的影響而堅持下去,很可能會開創出自己的一片天地。
  著名作家張賢亮在小學時曾被老師和同學貶低,他后來取得成就后感慨“感謝小學給了我一個艱難的起點”。挫折和磨難有時也是成就一個人的前提,因為與孤獨、挫折相處的過程中,人也在不斷成長和成熟。同時,被孤立的學生還需要了解:孤立一個人的過程并不是所有人都排斥被孤立者,而是從眾因素起了作用。處于青春期的學生最擔心自己不被團體所接受,而排斥一個群體都共同排斥的人甚至會使自己更易被團體接納。于是,被孤立的學生成了犧牲品。因此,被孤立不一定說明自己不好,如果因此而對自己懷疑而一蹶不振,最終擊垮自己的不是別人,而是自己的自我否定。
  被孤立的狀況很可能是暫時的,相信生活仍然把握在自己手中。
  文章中的邵果在經歷了被孤立的挫折后,四面楚歌,也笑著走過,相信內心是充實而滿足的。面對周圍的非議,她始終相信自己,也相信這種狀況是會改變的。許多被孤立的人之所以消沉下去,很大因素是認為自己無法改變現狀。如果你現在正在被孤立,就給自己一些支持,積極面對生活,開拓生活中其他的方面。如可以去發展自己的興趣愛好,也可以結交班級以外的朋友,或者努力學習,爭取在新的環境中有一個新的開始。你會發現積極的態度會帶來積極的生活。最后,想對被孤立的學生說,要相信自己以后的生活會在努力下改變,自己可以得到別人的愛、認可和友誼。生活仍然是把握在自己的手中的。
 
情緒激動時大腦一片空白 我該怎么辦
11月2日上午,朋友圈因為重慶萬州公交車墜江事故原因公布而突然刷屏。
  人們驚愕、慨嘆、憤怒。最無法接受的是,竟然因為一個小小的原因而導致惡性事故的發生,15條鮮活的生命瞬間消逝,成為情緒惡化引發沖突的陪葬。
  真相令人扼腕嘆息。回想一下當初的情形,如果知道會是這樣的后果,相信司機和乘客二人,任是誰,也一定不會做出當時的舉動。不知道在公交車墜向江面的那一刻,他們會不會后悔自己的一時沖動。
  生活中,因為一時情緒失控釀出慘案的例子比比皆是。想起有一次我和老爸討論男人的血性時,老爸說:中國男人多有血性啊,吃飯時因為孩子吵鬧雙方家長都能互毆至一死一傷。而在心理咨詢中,類似的對話更是常見:老師,我也不知道自己當時是怎么了,我感覺頭腦中一片空白,然后就……;理智告訴我應該這樣做,可是我控制不了自己;道理我都懂,可是我也不知道為何喪失理智……
  看起來,表面的歸因大多是“一時沖動”,是暫時喪失理性后的偶發行為。我猜,很多旁觀者都會發出類似的感慨:這事值得這么激動嗎?如果換做是我,肯定要理智得多,不至于像你們一樣……
  然而,事實真的是這樣嗎?
  我看未必,上述自信的判斷是基于理性思維,要知道,情緒爆發的一瞬,恰好難覓理智的蹤跡。
  人為什么會“一時沖動”?這要從大腦講起。
  從神經科學的角度看,人類大腦中有“理性腦”和“情感腦”兩條神經環路,前者的核心是前額葉皮層,后者的核心是杏仁核。“情感腦”幾乎不受“理性腦”控制,可以在沒有任何高級認知功能參與的情況下自動對情景做出反應,讓我們在“不知道發生了什么”的情況下,迅速采取行動。這就是我們在情緒爆發時大腦一片空白,事后懊悔不已的原因。
  精神動力學提供了另外一個視角:在我們的情緒感受中,往往存在著一種平行的關系,一邊是此時此刻的感受,而另一邊則可能是我們的人生早期體驗到的情緒。這些大量的早期情緒記憶則儲存在杏仁核。
  也就是說,所謂的一時沖動,可能并非是此時的情感在驅動,更可能是杏仁核將過去的情緒記憶與眼前的事實進行了迅速且不甚精確的匹配,致使儲存于其中的久遠情緒記憶被讀取。
  情緒的破壞性,恐怕遠比我們想象的要厲害得多,它會讓一個人在全然不自知的情況下,吞噬掉他的理智,操控他的行為,這正是它的致命撒手锏。
  情緒看似魔鬼,我們是不是毫無辦法?
  個人認為,在臨床中用于指導心理咨詢實踐的“心智化”模式可能會是一種有價值的思路。
  “心智化”大致等同于“反思模式”,是一種能夠辨識出自身與他人的心理功能的能力。在心理咨詢中,咨詢師往往致力于提高來訪者理解自我和他人心理狀態的能力,使個體對他人的關注不僅停留在外在的行為。
  那么,怎么提升自己的心智化能力呢?
  首先,監控生活事件所引發的情緒,培養對情緒狀態的覺知,理清各種情緒相應的行為表現,即“我知道發生了什么”。
  其次,認識情緒背后的根源,對過往經歷進行梳理,改變自己對過往經歷的認知,即“我知道情緒背后的原因”。
  最后,強化理性腦的思考能力,習得新經驗,建立完整的自我覺察,即“我知道該怎么辦”。
  了解自身的心理狀態之后,下一步是“將心比心”,也就是能夠意識到并進而理解他人的心理狀態。
  說起來簡單,練習起來并不容易,然而這很值得我們一試。一個人越是能夠做到理解自己與理解他人,就越有可能成長為心智成熟的人,也越有可能擺脫情緒的枷鎖而獲得自由。
  所以,從現在開始,關注生活中那些“不假思索”做出的行為與“脫口而出”的話語吧。
 
不露聲色轉化孩子情緒危機
   在兒子小米課外興趣班上看到的一幕,讓我印象深刻,它很好地展示了如何將情緒危機轉化為成長契機。
  在過去一年里,小米和鄰居小伙伴選擇了“雜耍”興趣班,內容豐富有趣,包括身體動作、戲劇表演、歌唱故事等多種小朋友喜歡的內容,換著花樣地玩,小朋友從來沒說不要去上這個課了。
  到了學年結束的時候,課程有個集體展示邀請家長去看。這種展示不那么正式,但孩子們也被通知要早些到,準備道具和服裝,孩子們多是輕松愉快的,沒有強烈的要表演給誰看的意思。這位老師也放松自然,沒有那種要在家長面前特別表現的壓力。她帶著近20個從五六歲到十歲左右的孩子,做著開始表演前的熱場或靜心。比如,大家圍坐在地上,手拉手,老師給出指示,不出聲,她用自己的右手緊握一下相鄰人的左手,然后這個人再用自己的右手緊握下一個人的左手,依次傳遞下去……用這樣的活動幫助大家專注當下。
  在預熱過程中,有個小女孩開始表現出異樣,顯得緊張局促,像是要哭的樣子。什么還沒開始做,小女孩已經害怕起即將到來的表演了。就連我都有些為她擔心了,如此輕松的氛圍都這么緊張,這可怎么辦?
  這個時候,老師自然而又親切地一邊舉起手一邊做示范,她問孩子們,還有誰現在覺得有點不舒服,比如肚子不舒服或者想要上廁所,陸續有幾個孩子舉起手來。她接著說:“我在開始表演前經常感到緊張,就想上廁所,你看不是你一個人有這樣的感覺,我們很多人也都有……”孩子們紛紛點頭表示同意。
  就這樣一個看似簡單的干預,好像并沒有特別去關照這個女孩,也就沒有讓這個女孩感覺自己與他人有多么不同。這個女孩又開始重新融入到團體中,情緒慢慢平復了,以至于后來我根本就沒有注意到這個女孩在哪里。
  老師又帶著孩子們做起各種搞笑的小丑動作,比如,撅起屁股特別夸張地左扭右扭,小朋友一個個哈哈笑地跟著模仿……后來,各年齡段陸續開始各自的表演,一切進展有序而順利。本來暗藏的一場情緒的危機,一個極可能臨陣落下的孩子,至少對這個孩子而言是一次“失敗、不夠勇敢、不夠好、容易緊張害怕、膽小”的經歷,被毫無痕跡地轉化了。
  我贊嘆這位老師對孩子情緒的敏銳覺察與及時有效的機智干預,她很好地為孩子們展示了如何接納自己的情緒和同感別人的情緒。她的開放與接納,她的同感與陪伴,不僅讓一個可能會被臨陣落下的孩子,得到了莫大的鼓勵與信心,也讓其他孩子學到了最寶貴的東西——對外的表現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感受自己的內心,學會和自己的情緒相處,關照自己的情緒,同時也關照別人的情緒。
  這才是真正的人的教育,不是嗎?
來源:本站原創   時間:2018-11-13  

 

 
版權所有 山西省臨猗中學校 | 地址:山西省臨猗縣府東街1105號 | 電話:0359-4038027
郵箱:sxlyzx@163.com | 制作:辦公室 | 維護:信息科 | 晉ICP備12000235號-1
竞博体育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