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學校概況    |    教研動態    |    名師薈萃    |    學生園地    |    德育專欄    |    視頻直播間          
現在位置:-存在感:你沒有被隨時看見,但你值得被看見  

存在感:你沒有被隨時看見,但你值得被看見
來源:宣傳處   時間:2018-9-17

         被關注是人類很深的一個心理需求。很多人似乎只有在被關注的時候,才有存在感。于是通過各種有意無意的動作來刷存在感,或者放棄了尋找存在感。
       我也會這樣,經常通過各種SB和zhuangB的動作來獲取別人的注意力。
       有時候我覺得我沒有朋友。當我獨處的時候,我會覺得孤單。甚至會覺得在這個世界上很多余。我覺得每個人都那么充實快樂的活著,而我卻會感受到似乎被世界遺忘了,不會被人記得。當電話沒有響起,qq沒有滴滴聲,關機3天,再開機會發現——根本沒有人找你。這是多么深的一種失落感。
       這種失落感在說,你并不被人們在意。你對于這個世界來說,并不重要。
當我去參加一個活動,或者去上某個課程,參加一個聚會,到一個新單位,到一個陌生的環境的時候,我常常難以開口,不知道怎么跟身邊的人開啟話題。有時候告訴自己該認識下身邊的這個陌生人,該多個朋友,該主動與人連接,但是我不知道說什么,常常不知所措。所以我會獨來獨往。他們互相認識,我自己和我認識。即使是旅游的時候、做火車的時候也是如此,基本不會主動去和人說話,自己干自己的。他們可以玩得不亦樂乎,但這不會包括我。我總感覺對群體有種格格不入的心,融入不了他們的歡樂。所以我寧愿躲在角落里默默呆著,告訴自己其實是我不愿意加入,以獲得一點主動感。其實這時候如果有人發現了我并主動過來跟我說話,我會覺得非常被安慰。
       以前我會把這種行為定義為我太內向,但是后來我卻發現,其實當我不說,我是渴望別人主動跟我說話的。當有人主動跟我說話的時候,我會感到莫大的安慰。
       我也怕那種主動找個伙伴去做練習,去擁抱每一個你喜歡的人的活動。我肯定會站在那里不動,等待著被選擇或者剩下,我很難去主動找別人。我甚至會故意把自己躲起來,以找到一個理由:是我不愿意玩,不愿意參加。以讓自己感受到舒服點,而不是被忽視。
       有時候我覺得,我根本就不知道該怎么交朋友。所以沒有朋友。所以常常不被人想起。
另一面,我又拼命的通過各種炫耀得瑟來刷存在感,我把微信弄成1k多個好友,好順理成章的每次收集到上百個贊。享受著那種每發一次朋友圈,5分鐘之內必有一堆贊,然后看到“1條新消息”的時候就興奮。
       被關注,被看到,被需要,被喜歡。真的是一件非常美妙的事情。
       總之,我希望可以這樣:當我到一個環境里,我希望別人主動找我說話;當我一個人呆著的時候,我希望別人可以想起我并聯系我;當我跟某人說話的時候,我希望他可以及時回復我;當我打電話的時候,我希望對方可以即刻接到。
       然而我總是失敗。因為我總是被遺忘。在群體中,我總不是他們的中心點。我只能在角落里安靜的做個美男子。
       后來我們做過很多練習,很多人對著一個人說“我看到你了”。被說的人會淚如雨下。我感動于人性的脆弱,原來我們內心都有著這么多被看到的需求。原來我們這么需要在別人面前證明自己的存在。
       我們為什么這么需要被別人看到,才會覺得自己是存在的。我們為什么要在存在上都這么依賴別人。我們為什么需要他人的關注,才會感覺到好一點。
       實際上我們真的沒有得到過嗎?顯然不是。當我有困難的時候,只要發出呼喊,總有人來支援。當我需要聊天的時候,只要彈起小窗,總有人陪伴。當在群體中,我主動去和別人說話的時候,總是不被拒絕,并熱情得以解答。為什么我們會需要別人“主動”看到我們。甚至要通過各種zhuangB炫耀得瑟來刷存在感,證明自己是值得被看到的。
在鮑比的依戀理論中,講過依戀的形成過程。我覺得可以很好的解釋了這個過程:
       小孩子在嬰幼兒時期,對母親是極度依戀的。因為他們需要被母親看到,才覺得安全。他們也只有看到母親,才覺得踏實。所以小孩子在最初期,他可以自己玩,但是一定要媽媽在身邊。媽媽一旦超出了他們的視線,他們就會又哭又鬧無法繼續玩。這就是我們最初的存在感。后來些,小孩子長大些,相信了媽媽一直在身邊。有時候玩起來的時候,就會不讓媽媽看到,會推開媽媽。但是他內心里會相信媽媽一直在身邊。也就是他建立了一個信念:當我想自己玩的時候我就自己玩,當我需要媽媽的時候我只要一喊媽媽就會過來。所以小孩子有時候會不斷的喊“媽媽”來刷存在感,證明媽媽是存在的。于是安全型的依戀就被建立。
       安全型依戀的小孩有這么的特征:媽媽不需要實體在場,只要小孩子的心里相信媽媽一直在,他就可以很安心的自己玩。他相信自己一旦遇到危險,媽媽一定會出現來保護自己。相信自己一有需要,媽媽就會出現。他也可以看著媽媽去做自己的事,甚至離開一段時間,因為他相信媽媽始終會回來。
       但是我們很多人都沒有過這么幸運,有過這么敏感的媽媽。當小孩子感受到危險情境的時候,當小孩子需要媽媽的時候,媽媽常常都不在。甚至有很多媽媽,因為工作要出門,小孩子不舍得,就趁小孩子睡著的時候偷偷離開,或者看著小孩子大哭而不得不忙自己的事。這對小孩子來說創傷就極大了:一旦媽媽離開了我的視線,就可能再也沒有了。所以他建立這樣的信念;媽媽只有隨時在我的視線范圍內才安全,一旦她離開我的視線,可能就再也沒有了。她對媽媽并沒有安全的信任和依賴。這也就是不安全型的依戀。
小時候沒有得到過的心理滿足,我們是要窮其一生來填補的。
       長大后,我們身邊的人、我們的社會,就成了媽媽的象征。我們渴望從他們那里得到以前沒有得到的東西。比如說,存在感。
當別人沒有關注我們,當別人在做自己的事情,過自己的生活,我們在那一刻感受不到自己是重要的,感受不到自己是被關注的。就會覺得自己不值得,不重要,就會失落。只有他們主動關心我們,主動找我們,主動跟我們聊天,主動點贊,我們才感到自己是被關注的。而這,就是不安全型依戀的小孩,只有當媽媽主動關心自己、在視線范圍之內的時候,才覺得自己是被關愛的。一旦媽媽離開,就似乎永遠都沒了一樣。
       他人此刻沒有關注我們,并不意味著不關注我們。因為當我們需要并表達出來的時候,就能得到關注,就能得到熱切的回應。即使他們沒有來得及熱切,至少會在心里重視了下我們。只是他們不是我們的媽媽,他們有自己的生活,不能把我們當做世界的中心,夠隨時給我們關注。
       甚至媽媽都不能。
       當我們長大后,我們也可以去理解媽媽。媽媽除了孩子外,還有生活,工作,她的世界。她很重視孩子,但卻不能把100分的注意力都給到孩子。她有自己的悲傷、無奈、無能為力。她有著一個普通人具有的一切局限。她努力關注我們,但卻總會失手。她沒有接受過依戀理論的學習,沒有掌握嬰幼兒的心理規律,她不是育兒專家,不知道會帶來哪些傷害。
       所以我們注定從小就會經常感受不到存在感。經常會被忽視,經常會覺得自己不重要,不值得。
       但媽媽的這些忽視并不意味著她不重視。長大了也是這樣,他人也有著自己的生活、局限、悲哀,他人也有著自己的內在小孩的渴望。甚至他人也很需要我們點贊,主動,關注。也需要我們這個成年人來看到他。
       即使你安靜的坐在角落里,沒有人看到,不被人注意。沒有人點贊,沒有電話響起,沒有人主動關心你,沒有人能秒回你信息,你都依然是值得被看到的。你是成年人,不再是那個隨時需要媽媽看到的嬰兒了。你和他人平等,都有自己的生活。但是當你真的有了現實需求,你會得到別人的幫助。這,就是愛。就是看見。當你拿起電話撥通每個朋友的電話去問:你記得我嗎?你會想起我嗎?我對你來說重要嗎?我會被你忽視嗎?你會得到一個個很肯定的答案。
       你不需要一種幸福叫秒回,你不需要32個贊,你不需要別人主動跟你說話,你不需要別人主動關心你。這些都是你對于看見的匱乏,是幻覺。你很重要,你本來就很重要。所以你值得被看到。你只是沒有被隨時都關注,并不意味著你不值得被關注。
       因為你已經不是小baby,不需要隨時被看到。
       何況,你本身就對很多人來說很重要,雖然不是所有人。比如說你的父母,摯友,戀人,你能幫助到的人,等等。
       因此不要去問一堆“當我有困境,誰會第一時間記得我”之類無聊的問題,這些都充分的說明你需要一個媽媽隨時注意到你。
       問題是,你在等待被看到的時候,看到自己了嗎?
來源:宣傳處   時間:2018-9-17  

 

 
版權所有 山西省臨猗中學校 | 地址:山西省臨猗縣府東街1105號 | 電話:0359-4038027
郵箱:sxlyzx@163.com | 制作:辦公室 | 維護:信息科 | 晉ICP備12000235號-1
竞博体育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